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手琵琶的博客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日志

 
 

随笔:朗润园琐记(一)  

2014-01-19 19:23:2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笔:朗润园琐记(一) - 玉手琵琶 - 玉手琵琶的博客
  假期整理书橱,发现一本季羡林先生早年的小册子,其中收录了二十多篇散文和随笔。季先生在自序中说明,因当时已在北大朗润园居住了二十余年,许多东西又是在园中所撰,故命名为《朗润集》。
  三生有幸,俺也在那个园子里生活了整整十六年,惭愧的是却至今拿不出啥像样的字来回馈一二。朗润园抚育了俺的童年和少年,可从未向俺索要过什么,以至于近年来每每想起,常有负疚之感伴随左右,思忖着,无论咋样总该为这园子凑上千百字留个念想,也算是不罔生长于斯了。于是,就有了以下这些零星琐记。
  朗润园坐落在北京大学的最北端,是个“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园中之园。自建国初期燕大与北大合并以来,即成为如今被统称之燕园的北大校园的组成部分。据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在《燕园史话》中考记,该园最初是清朝嘉庆帝赐予其弟庆亲王永璘的皇家赐园。道光末年,又被道光帝转赐当朝恭亲王奕欣。慈禧垂帘听政时,曾作为商议军机要事之地,许多震惊中外的朝政大议都始出于兹。民国初年,遂又经由当时的紫禁城小朝廷之手,赏赐给奕譞第七子(奕诒嗣子)载涛作为私产,据载,载涛是朗润园合并为北大校园之前的最后一个园主。
  朗润园面积不大却十分优美,在季先生的笔下被赞誉为“水木明瑟,曲径通幽,绿树蓊郁,红荷映日”。的确,那里有山有水,有路有桥,亭廊台榭错落有致,依水沿山际点缀园间,造就四季百景。春夏草木扶疏,榆桑杨柳,桃杏藤萝,梅竹丁香,碧叶红荷;秋冬物景宜人,枫叶黄花,香莲甜藕,灰岩褐壁,晶冰瑞雪。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要数那条环山绕丘,均匀分布园中的小湖,沿着它的流域前行,越小山,穿小桥,忽而曲径通幽,忽而阔步大道。由于水源远自玉泉水,近引万泉河,故流量稳定,水质清冽,水温变化甚微,乃至部分河段冬季也不会结冰,以形成独特的朗润湖水四季长流之景,经常所见青青小草在严冬的小溪中摇曳,颇有几分江南之风。只可惜近年地下水位日渐低下,泉水枯竭的同时亦枯竭了景致。
  常说,低处看山,高处看水,身在其中,则不能纵观其形。记得儿时一天,伙伴们相约着登上湖心小山上的小亭,但见亭楣高悬一匾,匾书“涵碧”,有诗(《九思堂诗稿》--“题六兄朗润园图”)为证,应为道光年间恭亲王奕欣手笔。俯瞰四周,有人高呼:快看,这湖多像个大大的问号。从此,“问号湖”的雅号不胫而走。试看燕园两个内湖,一曰“未名”,另称“问号”,还真有些相得益彰之妙呢。在问号湖畔,分布着许多大小不一的院落,由各家主人按照自己的意愿装点成不同的风格,像一颗颗明珠镶嵌在湖畔。
  然而,半个多世纪以来,随着现代化脚步的挺进,北大校园的环境也发生了巨变。过去燕园中的许多古建拆的拆,损的损,甚至丢的丢,至今已所剩无几,如今的朗润园也早已不是旧日景象,朗润湖水基本上已经干涸,河床里长满了蒿草。据说是因为学校经费有限,为将财力集中用于迫切要务,已无心和无力再支付每年巨额的引水入校费用,鉴于无奈未名湖早已成为北大的象征,只好舍车保帅,狠下心来当了一回后娘,断了“问号”的给养,拆散了“未名”和“问号”这对姊妹。 
玉手琵琶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