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手琵琶的博客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日志

 
 

随笔:朗润园琐记(二)  

2014-01-20 19:30:2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笔:朗润园琐记(二) - 玉手琵琶 - 玉手琵琶的博客
        据《燕园史话》中记载,朗润园西北端,有“正所殿宇,到底三层,与东西所互成套殿,两山儿复用游廊数十间,以通往来,今分为166、167、168号住宅,部分游廊仍在。”
  这三套宅院曾是一处前后相连又各自独立的古建体系,院身呈四方形,宽大而幽静,青砖碧瓦的大屋顶房舍,被蜿蜒的游廊环绕着。与通常四合院不同的是,只坐北一方有房舍数间,门脸正对着前院房舍后窗,东西两侧无厢舍,均为虎皮墙壁,院门开在西南角落。这处旧时古建,现被林毅夫先生所率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统一作为办公用地,改造后的建筑虽然还保留了以往的若干风格,但昔日格局和风貌已不复存在。当年三个院子的主人们如今作古的作古,衰迈的衰迈,已无力顾念,但我们这些在院子里长大的孩子们虽已届中年,却至今无法将童年的记忆抹去。
  近年来,当年北大附小定居海外的一些同学们在“雅虎”上开辟了一个附小网站,经常将自己的回忆化作文字诉诸于端,以寄托思乡之情。我作为他们中间的留守人员,也常有图字参与,算是提供些采风素材,不想竟就此找到了当年前院的老邻居方姓同学。记忆里他是个虎头虎脑的小哥哥,曾经住在167号院里,但没几年就搬走了,后来才知道,搬走的原因是其父自杀身亡,时间应为反右年间。前几年他回国探亲时还特意去探望故居,返美后有英文信复我(附后)。听大人们说,那个院子似乎有些不祥,同院两户人家的男主人都是以自绝的方式弃世家中。
  另一逝者留英物理学博士沈家伯伯我至今尚有印象,是位身着燕尾服,臂挂文明棍的美髯公;记忆里沈伯母非常美丽,端庄、典雅,高贵,仪态万方,难怪被推举为燕京大学西语系的校花。他们育得儿女一双,原本美满家庭,却被文革折腾得家破人亡。突然一天,红卫兵闯进家中,不由分说剪去了沈博士的美髯,可杀不可辱的他当夜就自缢梁上。沈家长子赴山西插队,为脱胎换骨历经磨难,自己吃劲苦头争取来的上学名额被顶替后,上书当时一度复出的教育部长蒋南翔,一直未获回音,乃至最终因上学无望万念俱灰,自尽在窑洞住所中。据说他自尽的方式很惨烈,将电线缠绕于身,一端连通在定好时间的闹钟上,双手攥住电线的两极仰天平卧,闹钟铃响之时即是他奔向天国学府之刻。很多年后,我曾遇到过附小高届学姐沈家小妹,方才得知她插队回城后曾和母亲同住蔚秀园一间小平房相依为命,母亲去世后远嫁美国,当时是为回来了却遗留事宜,之后不打算再返伤心之地。
  撂下前院不幸故事,没心没肺地回顾儿时环境,记忆中的感觉是美好的。俺家和俄语系田宝琦伯伯同住在一百六十八号院里,院中央错落排列着两棵硕大的海棠树,周围种满了花草。沿虎皮岩院墙内侧,有老爸种的一排排‘白玉簪’,顺碎石子院路两旁,有田伯伯栽的一绺绺羊胡子草。我家的窗前廊下,青一色金黄的“夜来香”簇拥着一个精美的葡萄架,分外显眼。印象里,架上葡萄品种独特,味道浓郁,迄今市上难寻。每每金风送爽之时,果实饱满,甜香四溢,珠珠串串悬挂于藤蔓之间。记得老爸为培养女儿勤劳品德,特赋俺浇灌之责,常备水桶一个,似必修课程般数载专修毋误。
  田伯伯的庭面门前,五颜六色的野茉莉衬托着数竿典雅的滴泪竹,实在俏丽,野茉莉的果实很有意思,色如墨染,形似地雷,一颗颗嵌缀在花朵中心,有风掠过,遍撒花间。每逢此时,俺会约来小伙伴,小心翼翼地一枚枚拾起,装在小盒子里,留得来年再种。
  从小路绕到后院,后门正对着问号湖的一片水域。湖水青绿静寂,默默地漂泊着,宛如一面古代的玉器宝璧。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冬天依窗赏瑞雪,夏天凭廊闻花香,春天沿湖观新绿,秋天环院拾花黄。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