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手琵琶的博客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日志

 
 

随笔:朗润园琐记(七)  

2014-01-25 08:59:5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笔:朗润园琐记(七) - 玉手琵琶 - 玉手琵琶的博客
        记得浩达家住在一门栋的二层,他的楼上和楼下分别住着两位哲学系的知名学者,前者是著名物理学家黄昆院士的伯父哲学名家黄子通,后者是现代美学的先行者和开拓者,被誉为“融贯中西艺术理论的一代美学大师”的宗白华。
  黄爷爷是位非常慈祥的老人,知道他和黄昆先生的关系已是近年的事情了,黄昆的小儿子是俺小学班上的班主席,可从未见他来十公寓登门拜访过祖亲。所以,印象中黄爷爷似乎没有家眷,出入总是一个人,但生活却很入时。前阵子俺家老爸还说起当年黄老的前卫,人家居然于六十年代就兜里揣个袖珍半导体收音机,边散步边听新闻,真是羡煞人也。
  记得最清楚是黄爷爷有个玩航模的嗜好,为此,那一带孩子们的眼里又多了一道风景,从最初的好奇,到后来的迷恋,以至于时不常齐刷刷站成一排,很有节奏地对着老人的窗子,扯开嗓子“黄爷爷”“黄爷爷”地齐声高叫。若是运气好赶上老人有闲,不大会,就见他笑意盈盈地捧着飞机模型走出来,于是,就有了老人家尽兴放飞,孩子们嬉笑追逐的欢愉情景,那种开怀的酣畅令人至今难忘。
  宗白华先生与我家隔墙相邻,他的美学专著《论意境》、《美学散步》就是在这里整理而成的。美学界对宗先生的评价相当高,特别是《美学散步》一书,几乎汇集了他一生最精要的美学篇章,被人誉为“高怀同霁月,雅量洽春风”之作。
  记忆里,让俺印象最深恰恰也是他的散步。那时在校园里,特别是朗润湖边,经常会看到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蹒跚前行的身影。令人称奇是老人家对拐杖的用法,拐杖本是柱在身旁用来助力的,而宗伯伯的拐杖从来都是倒拖在身后的,或许老人持杖是以备不时之需,但看上去拐杖于他仿佛只是一件游弋的道具;老人当时已届高龄,走路似乎是在用前脚掌蹭行,步子虽不大频率却很急促,所以会发出不小的声响,拐杖与地面的磨擦声和鞋底与地面的磨擦声交织在一起,常常是人未近,声先至。
  然而,与脚下频率相悖的是老人那一任银丝飘飘,深谙“于空寂处见流行”的气定神闲。记得他曾在自己的著作《美学散步》中说过:“散步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行动,它的弱点是没有计划,没有系统。看重逻辑统一性的人会轻视它,讨厌它,但是西方建立逻辑学的大师亚里士多德的学派却唤做”散步学派”,可见散步和逻辑并不是绝对不相容的。”又或者,这就是他对自己毕生的诠释和写照,那意境,悠然而又深远。
  顺便说一句,有件事如今想起来不无遗憾,成人后方才得知他家有两件珍奇之物,一件是魏晋时期的佛头雕刻,另件是他的好友徐悲鸿先生画的一幅女子裸体油画,但作为近水楼台的俺却未曾得以观瞻。回想起来一则当时年幼无知,哪里懂得啥叫珍品,再者,大概是因为与俺同辈的他家两个孙孙均为男丁,向来与之少有来往之故吧。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