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手琵琶的博客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日志

 
 

随笔:朗润园琐记(八)  

2014-01-26 08:55:1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笔:朗润园琐记(八) - 玉手琵琶 - 玉手琵琶的博客

       除去黄、宗二老以外,哲学系还有一位伦理学方面的资深学者周辅成先生住在十公寓。他出生于辛亥年间,历经中国的世纪沧桑,早年曾就读就职于清华大学,52年院系调整时调来北大任教,一生致力于传统文化的研究,著有多部哲学和伦理学等方面的著作,是伦理学史人之一。在中国近、现代教育的世纪历程中,他既是饯行者,又是见证人。他的至理名言一直在同行中流传至今:“我手中只有半只白粉笔和一支破笔,用它来传播中外贤哲们的智慧,因为知识是可贵的,道德是可贵的,文化也是可贵的。”
  自搬入十公寓后,周先生就一直住在俺家楼上,至今没有搬离。前些时,俺还看到有关他年届九十高龄,依然精神炯烁,于家中赋诗论道,笑观风云的信息,由衷祝愿周先生健康长寿。
  说实话,因为当时年龄太小,他留给俺的印象并不多,充其量就是骑辆旧自行车匆匆出入于楼门前的情景。但让人不能忘记的是,他待人非常和善,每逢俺礼貌地喊他周伯伯时,都会见到他充满慈爱的微笑。比较之下,倒是他的夫人,那位一向不苟言笑的周伯母,看上去有些令人生畏,为此孩子们很少和她打招呼。然而,在经历了一件事情后,俺才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周先生有两个比俺年长多年的女儿,当时在一零一中学就读,曾经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一零一中学是延安时期沿传下来的干部子弟寄宿制学校,当时的水平远远高于清华附中和北大附中,所以,“一零一”向来是俺那拨孩子中考的最高奋斗目标,在俺们眼里,能考入“一零一”的学生才是最棒,最令人钦羡的。
  记得一天,俺把猴皮筋栓在楼前的小树上,正一个人玩的欢,忽然听到头顶二楼阳台上传来一阵“吃吃”的嬉笑声,不等俺闹明白发笑者是谁,就见一个沉重的物体忽悠一下子从二楼上落了下来,并且仅差那么一点就砸在俺的身上。惊魂未定之中,俺看到眼前地上居然蹲坐着一位胖胖的女子,而越发令人惊骇不已的是,那位刚从二楼一跃而下的女子不但面无惧色毫发无损,竟然随即爬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依旧高声大笑着跑走了。
  俺被这突如其来的空降事件吓傻了,正心有余悸地望着那个女子着地之处两个深深的脚印发呆,就见周伯母匆忙从楼栋口跑了出来,破天荒地主动向我打招呼询问刚才发生的情况。当时的详细情景已经想不起来了,不用说,俺自然会告诉她那女子的去向。大概是由于禀报有功,周伯母对俺的态度热情多了。记得不久之后,她有次见到俺,指着俺胳膊上挂的“二道杠”语重心长地告诫说,今后还是多专心学习,少做些社会工作为好。
  原来,那位空降者正是周先生夫妇的大女儿,据说她曾因成绩出色荣获“一零一”的金质奖章,不想担任班干部后,却因社会活动过多而影响了学习成绩,以至于一时想不开,精神受了刺激,抱憾终身.
  时隔多年,也不知这位周家大姐姐咋样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