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手琵琶的博客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日志

 
 

随笔:朗润湖水又重现  

2014-11-20 08:42:4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笔:朗润湖水又重现 - 玉手琵琶 - 玉手琵琶的博客

 前时附小同学聚会,当年同班密友朝雁欣然相告,朗润湖又蓄水了。闻罢不禁欣喜若狂,那个舒坦劲儿,就像一下子被熨平了一块久印在心包上的皱褶,真真令人感慨不已,欣慰不已,兴奋不已。现如今资源匮乏,水贵如油,学校为治理校园水系煞费周折,终于迎得“二次用水”资格,方得再度蓄水朗润。就此功德无量,善莫大焉!益莫大焉!荣莫大焉!欣喜之余,不由得往事如昨。

我与朝雁同在朗润园长大,当年曾相隔朗润湖东域而居,她住在西岸一座红门小院里,我住在东岸一栋红墙公寓楼里,由于湖面不甚宽,赶上点着急事啥的彼此临湖就能喊话,每每上下学都会相约着一道同行,集合地即是朗润园入口处的那座石桥。

记得有一年冬天,朗润湖上结着很厚的冰,附小罗校长郑重地交给我俩一个外事任务,即每日负责陪同一双日本姐妹上下学。姐姐五年级叫圆子,妹妹三年级叫顺子,她们的父母当年是驻华的日本专家,一家人住在人民大学附近的友谊宾馆。因距离前往学习的北大附小较远,故上午课后要到朗润园北端的专家招待所去午休,那里有位同为日本专家的冈崎先生代为照看。印象里自打接受任务后,我与朝雁每每上学时先从各自所在的东、西两岸到湖心会合,而后直插北岸的专家招待所。接上圆子和顺子姐妹后四人一起再从冰上一步一哧溜地去上学。迄今为止,我还印象深刻地记得,当时顺子用力蹬踏和摩擦冰面的脚上穿着一双扎眼的紫地儿白花灯芯绒棉鞋。若干年后朝雁举家搬至中关园,想必平时很少再回故地,而我虽迁居蔚秀园,但因母亲一直久居原址,倒是隔三差五常去探望,故而也算有机会见证了朗润园湖底朝天,逐渐破败的惨景。

作为燕园水系中最北部分的朗润湖,环山绕丘均匀分布在朗润园中,曾经是燕园中最为赏心悦目的一道风景。沿着它的流域前行,越小山,穿小桥,忽而曲径通幽,忽而阔步大道。由于水源远自玉泉水,近引万泉河,故流量稳定,水质清冽,水温变化甚微。乃至部分河段冬季也不会结冰,以形成独特的朗润湖水四季常流之景。经常所见青青小草在严冬的小溪中摇曳,颇有几分江南之风。只可惜多年来地下水位日渐低下,泉水枯竭的同时亦枯竭了景致。昔日那个水木明瑟,红荷映日的园中之园,早已因了那片水域的干涸而失去了以往的灵秀韵致。更有令人哭笑不得者,近年来,干枯的河床里竟然种满了庄稼,大概是因为湖泥肥沃的缘故,湖底所种通通长势汹涌,茁壮茂盛的不得了。难怪俺家徽籍保姆特意从家乡带来各类种子,一边看护母亲,一边耕耘土地,春种秋收忙得不亦乐乎,也算是家政生产两不误吧。然而,可怜的朗润园,如果说作为大学校园一隅的话,一眼望去,倒不如说是农大的试验田更为恰如其分。惨不忍睹之下常暗自嘀咕,唉,俺滴个耶稣基督以及圣母玛利亚,真乃人是万物主宰呀,咋就那么见缝插针无孔不入呢?阿门!

自今年五月母亲远行之后,我已很少再回旧所,此番得知佳讯后随即去朗润湖畔游览,哈,果然是故景重现。一汪湖水看起来虽不如早前清澈,但毕竟不枉几分回归之感。值得赞叹是,想当初湖西岸十公寓楼头那块空地上曾是地震棚最为密集的地方,如今已经新安置了一套健身器械,不能不说是为旧园增添了新的气象和光彩。顾盼流连中发现有几位老人正在器械园地晒太阳,其中有位坐在轮椅上的苏老伯被我一眼认了出来。他曾是“十七年”间北大校医院的院长,后援藏多年,退休后方才返京,一直住在八公寓,年龄少说也在九十开外,看上去依旧精神矍铄,红光满面。说起来对我也算有过救命之恩,有次我胃痛不已,老爸特意将苏伯伯请至家中诊治,最终被医术高超的他确诊为阑尾炎,去校医院做了割除手术。本想上前打个招呼,又怕冒昧惊扰,还是一任老人去尽情享受这秋阳下的朗润风光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