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手琵琶的博客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日志

 
 

随笔:晒晒咱的“小玩意儿”(4)  

2014-11-26 17:47:1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11月26日 - 玉手琵琶 - 玉手琵琶的博客

 (四)生日快乐

       今天是海卫的生日,虽说他满打满算迄今岁不过“花甲”,可叹却已是将“寿诞”更称为“冥诞”的第十二个年头了。听人说出生在节气或节日的人都难免命运乖舛,不禁有些暗自沮丧。我原本从不相信这些莫名其糊涂的无稽之谈,只知道每逢海卫的生日就可以和苏联人民一道重温《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美丽女游击队员们视死如归的保家卫国场景。可偏偏十一月七日不仅是俄国的“十月革命节”,还恰好正是中国二十四个节气中的“立冬”之日。无独有偶,早前曾经与一位出生在农历七月初七的女子相熟,别说,这可怜见的丫头片子还真是命犯桃花,尽管每次恋爱都轰轰烈烈、舍身忘我地奉献着“织女”的一切,却倒霉催的没遇上过一个好“牛郎”,一辈子被男人坑骗无数。其实,我也时常规劝自己,面对浩瀚宇宙,茫茫人海,仅就以上几个微薄之例又何足为凭?尤其一旦涉及博大精深的“命运”之神,咱又何必不自量力地与之“较劲”、“死磕”呢?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想明白了,一切顺其自然便是。

         照片里的帆船模型是某年海卫为我庆生时相送的,即刻在他的出生日再度细端,似乎别有一番滋味。记得当时作为寿星婆的我并不中意这个礼物,竞在本当喜气洋洋的生日宴上扫兴地嗔怪赠予者品味不佳。挑剔这件工艺品不仅做工不够精致,尤其是风帆上用纸片贴上去的“一帆风顺”四个字,艳红艳红的,咋看咋土得掉渣。见我絮絮叨叨报怨不停,海卫连连致歉:“怨我”、“怨我”、“都怨我”,还不无诙谐地拍着胸脯立下“誓言”,声称:“转年一定把天上最亮的北极星摘下来奉送,势必让咱家姑奶奶称心如意。”哄得我立马破怨为笑。如今,小帆船上鲜艳的字迹已经由当年的”朱红“退变为”水粉“,可在我的眼里却似乎比以往更加浓郁。不仅在“一帆风顺”中得见海卫的在天护佑,还莫名其妙地就谐音突发奇想,以至于脸颊绯红地连想起徐志摩对陆小曼刻骨铭心珍爱有加的诗行。莫非,这也是海卫当年增“艇”的涵义?

       奢侈的光阴!

       静,沙沙的竟是闪亮的黄金。

       平铺着无垠——

       波粼间轻漾着光艳的小艇。

       一对平凡的俗人,自然无法与难食人间烟火的大诗人徐志摩以及他那不朽的罗曼蒂克比肩,然而,我们却一致认为,生活中是需要有些仪式感的。虽说仪式是人为打造出来的,但履行与否以及通过履行的过程是否会有所收益则全凭自我感觉。在我的内心世界里一直珍藏着这样一种理念,人类通过对仪式的履行,往往能够传递出某种特殊的信息与意义,从而加深印象,成为短暂人生中的一道道风景。试想,人生在世充其量不足三万天,与其浑浑噩噩地度过似水流年,为什么不可以通过一些认真的,郑重的,精致的场景和过程,去张扬、激荡和强化一下生命的分贝呢!

        值得欣慰是,在婚后我们有限的二人世界里,时常会出现一些令人难忘的小花絮。尤其是彼此间始终牢记着那个将自己的另一半带来世界的日子,每每都会煞有介事地当作头等大事来庆祝一番。届时,不仅预先精心准备好礼物,还要周密策划礼物亮相的时刻,随之再尽兴地大吃一顿,甚至事过很久还时常回味再三。所以,即便是在海卫走后自己独立生活的这些光景里,每逢再度经历那些曾经被我们打造出特殊痕迹的日子时,尽管无法按照往日的习惯去切蛋糕、喝红酒、献祝词,嬉笑欢愉地对盏交杯,我总还是会遵循着以往的印记,专心致志去打造出若干新的仪式。诸如细数、玩味那些生日礼物,大至一架钢琴,小到一个相夹,一枚书签,一个小玩物。。。于我而言,那是一种难得的乐趣和享受。

       海卫,今天是你的生日,仅以此篇为你庆贺。遥祝你在天国快乐,安泰!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