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手琵琶的博客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日志

 
 

随笔:游港岛,逢北岛  

2014-02-07 12:10:0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笔:游港岛,逢北岛 - 玉手琵琶 - 玉手琵琶的博客

       某次港岛之行,借宿好友JH处,她是古文字专家,在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任职多年,今番聘期已满,终于结束掉与夫君十载牛郎织女生活,回到北京中关园那个向往已久的有亲人与共的温暖港湾里。几日来,我们白天游玩,晚上打点行囊,见她一幅倦鸟归巢指日可期的幸福模样,由衷为这张飘零了半生的孤帆即将在秋日里归航而感到快慰。
        闻鸟语,沐花香,观“海底”,登“太平”,游摄匆匆,转眼间离日已近,不想临行前尚有余兴节目令人印象至深,九月十六日,俺与JH一道去拜别了她们夫妇的好友北岛夫妇。
        说实话,对于北岛俺知之甚少,大概是由于无兴于现代诗歌的缘故,自然对那些善用长短断句去抒表胸意者很少关注,更何况俺一向自我,曾经口吐狂言,爱因斯坦伟大吧?可惜他不认识俺,俺也不认识他,想起来还不如身边张三、李四提神儿。因而,只是于有意无意间获悉,北岛是JH夫君我系同仁XF老师读北京四中时的老同学和赴美留学时交往甚密的挚友,因了某些“敏感类”原因而远离故土多年旅居美国。直到听闻他曾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时,才不禁肃然起敬。自到港那日起,就见JH不断接到北岛夫人甘琦的电话,对方一再表示要去送行,这才知晓他们如今已转来香港就职定居,北岛现任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翻译学讲座教授,甘琦也仰仗自己多年驰骋于出版界的雄厚实力,被聘为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社长。
        那日,我与JH如约前往崇基学院北岛的办公室,比起国内许多宽敞而铺张的办公环境,他的办公室显得狭小而简洁,临窗有张写字桌,沿墙壁靠着一大排书橱,桌上桌下厨里厨外都堆满了书籍,俺很熟悉这类场景,倒是一下子被某种似曾相识的亲切驱开了拜见陌生名人的局促。
        北岛身材高挑,面容清逸,声音低沉却十分清晰,举止温文尔雅又不失强劲,看上去远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只是深邃的目光中流露出些许忧郁。一见面他就主动签名赠书,还体谅地问俺路远书重是不是能带得回去,俺连忙表示毫无问题,再重也要背回北京。于是,如今俺的书橱里就多了几本首页签有“琵琶存念”的北岛作品,《时间的玫瑰》、《青灯》、《野外拾回的小诗 poetic sketches of Nature》和最近新出版的《今天文学杂志专号,七十年代》。
       在归途的火车上,俺一口气读完了《青灯》,其中历经沉浮终无悔的冯亦代先生;漂泊一生却永远错位,死去方知万事休,名为刘邦的刘,项羽的羽的刘羽先生;在文革中被打得头破血流坚决不下跪,却为一个女人锒铛入狱,还声称“当面对一个爱你的女人时,你要勇敢”,被艾青赞誉为真正的男人的诗人蔡其矫先生等等,都在他的娓娓道来之下,一个个清晰浮现眼前。他的文字很耐读,有种被人称为的漂泊感,而正是这种叫做漂泊的缓缓游动的极具文学美妙的感觉,引领着读者进入了一片不可复制的渊域,渐渐在心中鼓荡起思索的涟漪,以至于令人掩卷良久依然沉吟不止,回味不尽。
       捧着一摞书俺坐在北岛对面,趁他与Jh交谈之际随手翻看那本装潢精良,由王苗摄影,顾城与北岛相继赋诗的《野外拾回的小诗》,当即被其中一篇诗画锁住了目光,画面上严冬白茫茫大地上,有一片细弱纷繁枯而不僵的白桦枝杈交织伫立着,北岛赋诗曰:
       白桦树整齐的弓弦
       一起搭向骏马的脖颈
       游说于地图的歧路
       穿过记忆时染上了颜色
       阅罢,俺不解地抬起头来问他,通常人们最感兴趣是那白桦树杆上的“眼睛”,而此幅却是以枝杈为题的“弓弦”之说,他微笑了一下,算是作答,然后邀我们一起去就餐。
       餐桌上,他边殷勤布菜,边告诉我们此时夫人甘琦正在被校长召见,让我们先吃,不要等她。像所有席间聚会一样,我们边吃边谈,他问俺对香港印象如何?俺如实作答,感觉整体风貌还不错,交通发达,秩序井然,只是鸟语难懂,酷暑难耐。他点点头,又问俺有没有孩子,俺摇摇头,不等继续说明,Jh就向他说起俺如今孑身一人的身世,他表情黯淡了一下以示同情,一边为俺添汤,一边指指JH,关切而坦率地说,那就再找一个吧,你看JH,现在不是挺好。见我无语,他岔开话题告诉JH,听说这几天香港经济已成崩盘之势,他们想“趁火打劫“,赶紧再买套房子,也好接待客人和存放书籍。不难看出,他们显然是做了长期在“沙家浜“扎下去的准备。就此,俺不禁贸然相问,北岛老师可是因为8964才远走它乡?他轻声说,不仅如此,还有更早的事情。或许是他那忧郁的眼神打动了俺,俺连忙说,期待越发政通人和之时,就可“去国”不去了。他喃喃回应道,现在已经是最好的时候了,还不让回去。。。。。。
       甘琦驾到,顿时四壁生辉,那是个一下子就能把同性比得灰头土脸,将异性晃得心神不安的美轮美奂的女人,刚才已经听北岛说起她与俺是校友,早年毕业于北大历史系,后赴美国留学攻读经济学。从她的“自述”中得知,“93年寒假,她买了张往返机票回北京,结果留了下来,废了一张返程机票不说,连衣服也是由朋友寄回国的。在北京古旧小巷里一边学习给蜂窝煤炉子封火,一边给前来买书的读者开票售书,这就是中国最早的民营学术书店之一:万圣书园。早年常去万圣的人说起“成府街58号”时期女学生模样的甘琦,犹如说卓文君当垆卖酒的传奇。随后,中国各大城市纷纷兴起“学人书店”热,成为当时中国社会一个特殊文化现象。”
       如同俺这个学哲学出身的恰恰很不哲学一样,甘琦这个学历史的似乎也偏偏很不历史,除去衣着上比较唐式外,总体感觉她很前卫,像很多海归一样,口语中经常夹带着流利的English。她很健谈,语速也快,一开口就三句话不离本行,说起她目前的工作方略,是集合起一批国内学术和文化界的英才,撰写出具有国粹意义的书籍和文章,然后翻译成各国文字推向国际。听说俺现在有些游手好闲,立马抓住俺帮她编书,还当即交换了邮箱地址以方便交流。不难看出,显然她的能力与美丽一样张扬。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北岛因下午有课先离席之后,三个女人依然谈性犹酣地交流多时,在互道珍重,合影留念前,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在如今的男权社会里,女人除了应保有心灵的高贵去荡涤精神上的苟且外,还应具备生活的智慧,让自己活出身心健康和快乐来。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