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手琵琶的博客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日志

 
 

随笔:青天有路,阳光满屋  

2014-03-12 14:34:5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笔:青天有路,阳光满屋 - 玉手琵琶 - 玉手琵琶的博客

       某年,参加学校招生工作,数九寒天的带着腰伤刚飞了趟重庆监考自主招生考试,其中语文试卷的作文题出得蛮有意思,引发了一些联想。作文题的内容是:今年是北京大学教授林庚先生诞辰100周年,林庚先生的诗一向有“林体”之称,被评价为具有建安风骨、盛唐气象、少年精神、布衣情怀,请考生从中任选一词作散文一篇,篇幅为800字。提起林先生的诗歌,俺还真有点话想说,于是,就写了这篇博文。
       学界一向对林庚先生的评价很高,称之为现代文学史上的杰出诗人,他于1933年出版了第一本自由体诗集《夜》,被俞平伯在序言中称之为“异军突起”,此后,又陆续出版了《春野与窗》、《北平情歌》、《冬眠曲及其他》、《林庚诗选》等诗集和诗、论合编的《问路集》,以及诗性哲理随笔《空间的驰想》。林先生的创作被誉为赞美生命、自然、青春和童心,以独特的形成,真诚地展现了一代知识分子心路历程。
        对于诗,俺的领悟力一向不高,说写,苦于“想象”总是无法插上翅膀,说读,从意识上对“梨花体”之类的口水诗嗤之以鼻,对那些旧瓶装新酒的所谓新古诗也有不伦不类之感,倒是“林(庚)体”那样的稀有之作,每每读之都会有些掏心挖肝的感动。
        认真梳理和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读诗感受,估计所谓“偏爱”与个人心态及阅读经验密不可分。诸如某些近期甚是流行的,汪洋纵恣的,特别是打着朦胧招牌的自由诗体,其中常弥漫着一些无聊的莫名其妙和诡异之气,不仅让读者不知所云,更是实在噎得人喘不过气来。记得有次俺无意间莽撞钻进某论坛一位著名诗人的小楼,迎头就是一行酷得不能再酷的句子:“一只带着脓血的苍蝇大腿,贴在一堵白花花的墙上”云云。从诗文上讲或许无可挑剔,甚至不乏原生态风貌,可感觉上就像被一股迎面袭来的滚滚阴霾狂卷了一下,哪还顾得上体味美感,赶紧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而“林体”中那些看似僵板的整齐句式,其语言简洁、清丽,其间蕴含着健康、青春的律动和无限的勃勃生机,正好吻合了俺在内心深处的某种需求,每每读来都不乏提神醒脑的效果。那种极富音律感的美,以及渗透在字里行间的阳光意境,总能令人于感动之中进而挖掘出一些深邃来。
       比如,以下这首创作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曾经收录在闻一多先生《现代诗抄》中的《秋之色》,就是以当时作者所供职的厦门大学所在地长汀为背景,予以抒发情怀的代表作。用先生自己的话说,看到秋天的颜色,看到窗外的一片“冻叶”,有一种感觉,就变成“无边的颜料里将化为蝴蝶”那样的语言了。读这样的诗句,人,似乎已经溶化在颜色里了,因为那句子不是写出来的,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

          秋之色
    像海样的生出珊瑚树的枝
    像橄榄的明净吐出青的果
    秋天的熟人是门外的岁月
    当宁静的原上有零星的火
    清蓝的风色里早上的冻叶
    高高的窗子前人忘了日夜
    你这时若打着口哨子去了
    无边的颜料里将化为蝴蝶

记得念书时,为响应学生会的号召,帮助系里做社会工作,俺曾经和同学一道去燕南园家属区俺系两位冯氏先生(冯友兰和冯定)家发送耗子药,至今留在记忆里的是冯(友兰)家的冷和林家的热。冯家小院里迎出门来的是冯先生那位享誉文坛的宗璞女公子,她在北大校刊上发表的《燕园寻树》曾经令俺为之倾倒,不想所见却是一副冷若冰霜面孔。大概是听到外间的响动,从内室传出一个苍老的问询声,女公子闻罢高声作答道:来者两拨,前头是查电表的,后头那俩是耗子药。出得门来,俩“耗子药”忍将不住一通哈哈大笑,就算当时咱乳臭未干,咋说也不能让人家当成耗子药嘛。
       林庚先生所属中文系,本不该哲学系的“耗子药”们多管闲事,可就是因为喜爱他的诗歌,俺俩硬是壮着胆子敲开了燕南园62号林家的房门,想与这位“林体”诗歌的缔造者来一次近距离接触。得知我们的来意后,面容清逸,体态清瘦的林先生微笑着将我们迎进门,殷勤地引领着我们将药放在适当的地方,还张罗着倒水给我们喝。
        据说林先生原本住在园中小楼,只因喜欢庭院才换到62号的平房里。印象里庭院中央有棵柿子树,数竿修竹掩映着几扇雕花的窗棂,窗边有个门。进门穿过走廊是一间客厅,客厅南窗外又有一段廊子,故而客厅里的光线较暗,却成就了一种舒缓从容的氛围。从客厅一角的门出去,右转,再打开一扇门便是先生的书房,那里三面皆窗,冬日里只要天气晴朗,总有灿烂阳光夺窗而入。如此,正应了先生的诗句:“青天有路,阳光满屋”。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