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手琵琶的博客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日志

 
 

随笔:游香江,话挚友(1)  

2014-03-19 08:46:0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笔:游香江,话挚友(1) - 玉手琵琶 - 玉手琵琶的博客

 (一)

        2010年的中秋之夜,香港维多利亚海湾皓月高悬,星空下万盏霓虹交相闪烁,穿梭于幕布般的夜空之中,江风习习,仙乐阵阵,将美丽的香江胧浸在一派如梦如幻的世界里。即刻,我与挚友JH正在霓虹里凌波信步;在夜色中漫漫游弋,月光清逸,倩影姗姗,在快门频频闪动间,姐妹二人的笑容便凝固在维多利亚海湾的那些瞬间里了。

        回想起来,与JH结缘至今已有二十余载,她就职于香港中文大学某研究所从事古文字工作,夫君是我系一位才华横溢的知名教授。那年,她自香港嫁来北京,因而有幸得遇,不想就此结识后,身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竟与这位来自上海滩的江南女子非常投契。或许是由于成长背景类似,因而许多想法,理念,生活态度,甚至生活习性都很接近,相处起来感觉非常舒服,故而多年来彼此间一直来往频繁,交流匪浅。那次香港之行也是应她之邀,在其任聘期满,即将结束十七年之久的香江生涯之际,与好友共相聚首,最终尽兴一番。

        细数种种,发现自己与JH虽相交甚笃,性情登对,但最大的不同则在于对待事业的态度上。我是个喜欢轻松自在,悠哉游哉面对生活的人,就此父亲早就下了定论:“这是个天资聪颖却胸无大志的孩子”。而JH却恰恰相反,令人钦佩的是,身为女人的她,对于事业的执着态度和坚毅之心实在非同一般。最近,我翻阅了她赠送的,自称阶段性“人生盘点”并谦诩为《初学集》的论文集,从开篇“自述”中找到了答案。

        JH自小生长在上海,被她戏称为“古典马列主义者”的其父沈ZY先生曾在建国后任上海博物馆馆长。解放前在上海美专学习,从师于绘画大师刘海粟先生,抗战爆发后投身革命,解放战争时期跟随三野转战南北,承担着绘制和管理各种作战地图的要职。在其父及家庭的影响下,JH从小就对古文字产生了浓厚兴趣。文革开始时,她才小学毕业,父亲被隔离审查,唯一幸免的是家里的藏书。于是,那些古今中外的名著和原典便成为她孤独中的伴侣。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当时的阅读并非出于什么求知欲,而仅仅是为了寄情。也正是在那个时侯,自帮父亲抄写《殷墟卜辞综纇》起,她接触了甲骨文,对于那些奇怪的文字,从陌生到逐渐产生兴趣,乃至在父亲的鼓励和引导下,开始识读甲骨文字,不想,竟就此奠定了自己的人生之路。

        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大多数人一样,JH也没有逃脱上山下乡的命运,当她离开故土上海去安徽插队的时候,小皮箱里除去一些文学名著和旁类杂书外,还有一盒父亲送给她的甲骨文卡片《甲骨块字》。临行前,她在日记的扉页上写道:“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铺平它,走下去”,就是这段马雅可夫斯基的骄傲诗句,陪伴她走上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在农村插队时,JH曾多次被推荐上大学,却因出身问题均未成行,然而,也正是为此才激发起她的奋斗精神,并随之确立了自己的终生志向。插队生活十分艰苦,白天辛苦劳作,夜晚,她在一盏青灯下享受读书之乐。对于甲骨文的学习,给她带来了安慰和满足,令她忘记了疲劳和烦恼,并就此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