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手琵琶的博客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日志

 
 

随笔:三峡库区纪行--瞿塘篇  

2014-06-24 12:07:2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笔:三峡库区纪行--瞿塘篇 - 玉手琵琶 - 玉手琵琶的博客(十七)

      

参观白帝城的时候,我们曾经就当地的文保工作与文保所同志有个简短的座谈,其中着重提到了对瞿塘峡石刻的保护工作。据说为了不影响观瞻,他们将定期对石刻附近有碍的野生植被进行修剪,还特意针对如何解决岩壁顶端会有水流常年拂刷题刻的隐患加以研讨,寻找解决的办法。不难看出,这些常年工作在文保第一线的文保工作者们,早已将这项引起全球瞩目,曾经拨动无数炎黄子孙心弦的人类文物保护搬迁史上的大壮举,乃至其身后的百年大计,当成自己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了。

       瞻望瞿塘峡石刻是我此次出行的愿望之一,即便明知是克隆后的结果,也难以抵挡蠢蠢欲动的好奇之心,更何况还担负着为朋友们拍回照片的使命,岂能忘行前曾拍着胸脯让小分队的老哥老姐们等着瞧好。如今,眼看美景即将呈现眼前,真是既兴奋又担忧,一上码头就开始四下打听,究竟坐在快艇的哪一侧才方便观看,不料询问的结果是众说不一,让人越听越糊涂。问及多次往来峡江的S,他也一时转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闹得我直到上船自乘务员处讨得说法后心里还不踏实,一个劲叮嘱人家到时一定要再行提醒,这才找了个方便出入舷门的位置坐了下来。边默述着那些以往耳闻字得的瞿塘胜境之说,边不失警觉地捧着相机,时刻准备着冲至舱口,将亲眼目睹到的奇观收入镜头。

       瞿塘峡又名夔峡,西起奉节县的白帝城,东至巫山县的大峡镇,全长约八公里,在三峡水库未蓄水前,峡内江面最窄处仅几十米,最宽处也不过一百五十米,三峡中它最短,最窄,最险,也最为雄奇壮观。瞿塘峡风光独特,两岸峡谷陡峭,双峰欲合,断崖千尺,绿苔青藤,好似锦绣高悬。峡中江水排山倒海,声震数里,实属天下奇观。古人有“便将万管玲珑笔,难写瞿塘两岸山”的诗句,绝非文人笔下虚词。在瞿塘峡西口,有赤甲山雄跨江北,白盐山耸立江南,隔江对峙,绝壁如削,真可谓天开一线,峡张一门,长江上游之水汇于门下,争路夺流,激起千堆雪浪,那便是“白盐赤甲天下雄,拔地突兀摩苍穹”的夔门。不过,大坝蓄水后,由于水位增高,奔腾了亿万年的长江水,一下子从汹涌澎湃变得平缓,温顺起来,眼下的夔门虽依然雄伟壮阔,却失去了以往的险峻和神奇。

       瞿塘峡内名胜古迹众多,特别是位于长江南岸拔地而起的绵延200余米绝壁上,留有从宋代以来历代名人题刻的碑文10余处,是三峡地区最大的摩崖石刻。这些题刻大小不一,篆、隶、楷、行俱全,既有人们对大自然造化神功的赞叹,也有被险关胜水所激发的壮志豪情。其中最为巨大的一幅是孙元良将军于民国时期书写的“夔门天下雄,舰机轻轻过”八个大字,其巨竟达每个笔画里可容一成年人站立。另有最醒目者“瞿塘”二字,是清代张伯翔所书;最具古风雅韵的隶书“夔门”二字,为刘心源所书。此外,还有爱国将领冯玉祥将军所书的“踏出夔巫,打走倭寇”,充分表达了中国将士抗击倭寇的凛然壮志。而这些题刻中最为著名的《皇宋中圣兴德颂》,则是出自南宋著名书法家赵公硕之手笔,该碑刻高约4米,宽约7米,碑文赞颂了宋高宗、宋孝宗中兴宋室的德政,全文共980余字,字迹端庄,笔力雄健,具有很高的书法艺术和历史研究价值。由此可见,瞿塘峡不仅是一幅神奇的自然画卷,也是一座不朽的文化艺术长廊,她那无以伦比的风姿神韵,永远融入长江的雄山胜水之间。

       由于三峡水库蓄水后水位将达到175米左右,而瞿塘峡摩崖石刻群所处的海拔高度仅125米,如果不进行异地搬迁保护,蓄水成库后这些珍贵石刻全部都会沉入50米深的水下,不见天日。为使摩崖石刻能永远面对清风明月,文物部门已根据具体情况对这些石刻采取了不同的保护措施。其中四块体积小,价值高的石刻采取切割搬迁的方法挪至异地,最终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安家。其余九块按照1:1的比例原样翻模复制后,再重新雕刻至瞿塘峡下游600米处,水位在180米左右的一块悬崖之上,从而建成一个新的瞿塘峡摩崖石刻群,而原来的题刻将在原处被封存保护起来。

       “难怪白帝城头眼望穿,不见摩刻玉影来,这下在江上可要看个仔细”。想到此处,我已按耐不住渴望览胜的心情,不等服务员招呼就兀自倚在舷窗口去翘首以待。半晌,正待焦灼之时,忽听S在另一舷高叫,快过来,石刻在这边!天啦,闹了半天还是搞错了方位。我不顾一切窜了过去,不曾仔细观望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高举相机对着岸边一通狂按,可偏偏那小卡片机关键时刻掉链子,总是显示“正在处理中”而根本无法连拍,无奈之下只好将希望都寄托在S身上,只见此刻的他,也正高举着炮筒般的长焦镜头,聚精会神地咔嚓嚓呢。

       片刻之际,便已是“摩崖题刻皆不见,快艇已过数重山”。为了缓和沮丧的心情,我暗自安慰自己,切,拍不到拉倒,反正是复制品,又何必“酒不醉人人自醉,景不催人人自催”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