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手琵琶的博客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日志

 
 

随笔:三峡库区纪行--巴东篇  

2014-06-26 08:46:3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笔:三峡库区纪行--巴东篇 - 玉手琵琶 - 玉手琵琶的博客(十九)

      

转眼间两周已过,库区重庆段的走访工作在大昌古镇画上了句号,再往下游走就要进入湖北省的境地了。因下一个巡看重点“狮子包古建群”地处长江航线湖北省境内最西端的巴东县,而连接巫山与巴东之间的水上必经之路,就是以幽深秀丽而著称的巫峡了。

       坦白说,尽管有关部门一再宣称,长江水位的变化对气势峥嵘,姿态万千的峡谷风光不会有太大影响,可我对浏览巫峡却无论如何也提不起精神来。盛传中的巫峡曾经是峡江上最美丽的地方,想象着那两岸悬崖屏列,奇峰相连,绵延不绝;长江之水,迂回曲折,穿流其间,一会大山当前“石出疑无路”,一会峰回路转“云开别有天”;特别是被唐代诗人元稹以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千古名句赞叹有加的巫山云雨,以及那亭亭玉立,娇柔轻盈,艳压巫山群芳的神女峰等绮丽壮观的场景,都是在一定的空间内,方才能够达到的最精美视觉效果,而水位的提高所导致相对空间的压缩,相对距离的缩短,将无可避免地造成观感上的改变,无可挽回地形成欣赏上的遗憾。然而,无论如何,反正已是人在艇上,不看白不看,即便暗怀着“恨不相逢未改时”的嗟叹,也还是举着相机守候舷窗多时,好歹留下了一些比“前”不足,比“它”有余的画面。

       快艇临近巴东渡口时,S告诉我,附近有一条小溪从北岸注入长江,那就是重庆与湖北的界河鳊鱼溪。溪口岩壁上镌刻着“楚蜀鸿沟”四个字,郭沫若先生曾就此赋诗提点曰:“群壑奔荆楚,一溪定界边。船头已入鄂,船尾尚留川。”感慨着郭老的妙语佳句,不觉中船尾入鄂,巫峡收头,目的地巴东到了。

       巴东位于长江南岸,座落在著名的巫峡和西陵峡之间,背山临水,因地处大巴山以东而得名,历来是川鄂两省水路交通的要冲。李白脍炙人口的诗句“我在巴东三峡时,西看明月忆峨嵋”,就是描述有关巴东的情景。说实话,在此之前,我对巴东的关注还是从那位少数民族抗暴烈女邓玉娇开始的,由此而了解到那是个少数民族集聚的地区,据说仅与邓玉娇同属的土家族就占当地总人口的43%。现在的巴东城,因地势异常陡峻,且难于从事大规模的营造,故自古以来便无城廓,是三峡诸县中唯一未设城防的县城。只可惜世间的险恶多多,不是一个“城防”就可以说得清楚的。

       抵达巴东那天是周一,刚好是博物馆的休息日,可一位女馆长还是冒着酷暑特意到码头来接站。由于当时天色已近黄昏,我们顾不上先去住所安顿,就直接前往狮子包古建群。却原来所谓“古建群”其实正是巴东博物馆的一个组成部分,刚入内有点“前店后厂”的感觉,可再往里走才发现,除去以上两个部分外,连同周边的诸多附属建筑一起,整个方圆40亩的地域,统统从属于一个叫作“巴东县民族文化园”的景区。据说该景区总投资3000万元,是以三峡文物保护为基础,在淹没区文物保护项目中,经专家精心筛选了11栋最具当地特色的建筑集中加以复原,围绕着北宋时期的大清官寇准这一文化主题,打造而成的。

       人常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真是一点不假。进得园内S直奔复建文物而去,我却被耸立在最前端的仿宋寇准县衙大堂吸引住了。寇准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和文学家,十九岁科举中第,二十岁被授巴东县令。由于就任时期勤政爱民,执法如山,深受当地人民爱戴。看得出,如今当地政府以寇准文化为内涵打造景观,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县衙大堂内仪门、正堂、六公房等一应俱全,还陈列有寇准任巴东县令时的北宋巴东县城遗址模型、寇准生平事迹介绍、寇准诗词文章、历代著名诗人咏巴东的诗词、传说故事,以及与寇准相关的文物。我在里面转悠了半天还不过瘾,又特意自编自演了一场升堂审案的“折子戏”。先跑至门前击鼓喊冤,再自行端坐堂上狂拍惊堂木,然后手持令箭作欲投状,还自鸣得意地瞎琢磨,就凭咱这点是非分明的断案本事,保证出不了一起冤假错案。

        据S说,文化园内最具含金量的古建当属宋式建筑秋风亭,据载秋风亭是公园978年寇准任巴东县令时所建,原址虽已找到,但现在的秋风亭早已不是北宋时期的旧物了。园内承载寇准文化的建筑还有寇公祠和寇准文化纪念馆,但S对此毫无兴趣,只是一味将目光锁定在那些具有文物价值的建筑上。如颇具土家族特色的传统民居吊脚楼、天井屋;反映三峡航运史的宗教建筑;具有民族特点的传统工艺作坊,精巧的古代单拱石桥;清代建筑镇江阁、地藏殿、水磨坊,以及五栋民居老屋等。这些复制后的古建,被合理地安置在园内的一片区域里,布局得当,错落有致,加之毕竟是原来的材质,总算不失古朴之风,看上去蛮舒服的。故此,不难感觉出当地文保部门对文保事业所倾注的心力。

       由于白天有会未得脱身,晚餐后,当地文化局G局长和我们一起再次来到了民族文化园,在苍茫的暮色中围绕着一处处古建,就如何对文物复建群进行合理再利用的问题,亲自为我们讲解了未来的设想。他兴致勃勃地说,准备在全县乃至全省进行招标,筛选出一些高素质、高品位的家庭,入住文化园古建区,将以往传统的生活方式、民俗风情和民间工艺技巧引进园中,直接与经济挂钩,以实行动态的复古式生活,再现当时的文化风貌。

       离开文化园的时候,已经是满天星斗,G局长请园里的工作人员点亮了镶嵌在秋风亭飞檐翘角上的灯盏。那盈盈闪烁的红色灯盏,顷刻间勾勒出一栋美丽优雅的轮廓,宛若天上宫阙,呈现在浩瀚的苍穹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