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手琵琶的博客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日志

 
 

故事:一个女人的自白(3)  

2014-08-30 08:36:32|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事:一个女人的自白(3) - 玉手琵琶 - 玉手琵琶的博客

 (3)
  她认真地听着评论,表面上神情专注,态度谦恭,可内心却一刻不停地活动着。开始受到表扬当然是暗暗得意,觉得能够得到一个专业作者的认可,说明自己多年来的执着追求和爱好总算是没有白费。后来听到批评也认为很有道理,心想:“难怪人家是内行,见解就是老道,一眼就看到问题的实质”。记得《文学概论》中也有这方面的论述,大致意思是:“一个真正的文学家、作家应该具有丰富的生活实践和社会经验,除了要具备深厚的文学功力以外,还要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和深刻的思想内涵,只有这样才能够洞悉社会弊端,揭示社会底蕴,创作出具有典型性和典型意义的作品来”。可听到被认为有很浓的孩子气时心里就不那么舒服了。她边听边琢磨其中的意思,揣测他一定是在嘲笑自己,认为自己在思想上和习文上都很幼稚,再加上面对的是一位异性,一位由于个人爱好而一贯高看的职业作者,一时间虚荣心和自尊心搅拌在一起作怪,不由得产生出一种逆反情绪,争强好胜地既想表白自己又想表现自己,竟然耐不住性子,针对他的说法婉转地替自己做起辩护来。
  此时的她注意力高度集中,脑子飞快地转着,构思和组织好一套思路后开了口。平时她说话的频率就很快,音律也较高,加之口齿清楚、伶俐,一张嘴就像是被急风吹来的一阵密雨,琳然琅然地一倾而泻。
  她说了她的家庭:“既孕育了她聪颖的天资,又赋予了她脆弱的气质”;她说了她的身世:“既培养了她的自主心理,又造就了她的依赖性格”;她说了她的经历:“既锻炼了她的独立能力,又助长了她的自负情绪……”;他默默地听着,有时候点点头。她接着说,说了她的审美意识:“强烈的竟然会不顾现实不切实际地去追求完美”;说了她的思维方式:“独特的常常被人认为有时宽宏大量的不像个女人,有时又斤斤计较的不像个大人”;说了她的行为习惯:“向来不热衷群体活动,只喜欢独自呆在家里与音乐为友与书籍为伴……”;他微笑听着,偶尔提出些问题。她继续说,说了她的品味:“崇尚林语堂悠闲自在的“半半式”生活,欣赏李清照缠绵悱恻的婉约派诗词,喜欢张学友纯厚深切的实力派歌声,热爱石平梅自律傲然的冰清玉洁品格”;她还说:“她崇拜郁达夫的文笔;她感慨徐志摩的激情;她迷恋琼瑶式的爱情故事;她讨厌王朔式的痞子文学……”;他认真地听着,不时插进话来与她共同探讨着。
  她又说,说了她的迷惑:“回首当年少剑波曾经是她第一个青春偶像;洪常青曾经是她长期敬佩的楷模;吟咏着高尔基的《海燕》她渐渐长大;激励她的是马雅科夫斯基的教育诗行;思量现在,虽然是岁月流逝,几度坎坷,她不是没有彷徨,不是没有蹉跎,可她不能没有信念,不能没有寄托,她要建立起自己的生活宗旨,不懈地努力,去追求美好,去追潮逐浪,去追赶生活”。说着说着自己都感到有些离谱,竟然说出了深藏心底沉积已久的许多秘密和曲衷:说到了她的失落,说到了她的冷漠,说到了她的挣扎,说到了她的寂寞。他若有所思地听着,适时参与进来,很有逻辑地把握着话题,好象完全可以理解,好象完全能够掌握。
  就这样,有时她说他听,有时他问她答,有时他叙她应,有时她诉他和。不知不觉中古今中外海阔天空,他们从台湾的柏杨谈到大陆的白杨,从法国的莫伯桑谈到香港的张爱玲,从奥地利的莫扎特谈到波兰的肖邦,从荷兰的梵高谈到意大利的达芬奇……。谈着,谈着,她们谈到了《日出》,她们谈到了《简爱》,她们谈到了《文化苦旅》,她们谈到了《燕山夜话》……。谈着,谈着,她们还谈到了家庭,她们还谈到了事业,她们还谈到了人生,她们还谈到了感情……。谈着,谈着,她们彼此从中得知了对方的不少情形。
  她有与他相同的同岁年龄,他有与她不同的单身家庭,他在事业上春风得意,她在生活上舒适安宁,她竭力遵守的是闲情逸致,他一贯主张的是奋进不停。然而,虽然她们的生活背景不尽相同,可在有一点上却不是大相径庭,那就是由于各自现实的需要,她在寻觅感觉,他在追求爱情……。谈着,谈着,谈着,谈着……。
  “不能再谈啦。”不知何时已在隔壁与丈夫聊了半天的闺蜜终于按捺不住跑过来,一边指着墙上的挂钟一边有点不耐烦地大声说:“不能再谈了,你们看看都十一点了,再晚一点我就赶不上回家的末班电梯了。”听到闺蜜的提醒,她们不约而同互相望了一眼收住了话题,似乎不大情愿地结束了这场酣畅淋漓却意犹未尽的交谈。
  送走客人之前,她一面慌忙对闺蜜说:“别急,别急,”一面又抓紧时间请他到另一房间参观自己那顶天立地的两大书柜藏书,由于匆忙,他只是草草浏览了一下就告别走了。临行前,她表示很高兴结识了一位新朋友,但那时还是抱着一种无可无不可的心态,以礼节性的成分居多。
  事隔两天,正好是个星期天。上午九点多钟,她又接到闺蜜的电话,说是前两天曾来作客的那位文化圈的朋友,想请姐们儿夫妇一同到他家做客,顺便帮他看看不太好用的电脑。接到邀请,她未与丈夫商量就欣然应允,之后才向丈夫说明原由。丈夫是个电脑行家,一贯助人为乐,对她又向来比较顺从,也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邀请。于是,在闺蜜的陪同下,她与丈夫一起去了他家。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